第八十二章 美梦噩梦(下)

十四郎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哭了?

令狐蓁蓁立即张开双臂同样抱紧他,终于有些慌:“怎么了?我在这里。”

秦晞没有说话,只有豆大的泪水始终不停,顺着她的眼角一颗颗掉下去,悬在唇上,他竟会这样流泪。

她轻轻唤他:“秦元曦,噩梦都是假的。”

紧贴的面颊终于缓缓分开,他睫毛上还湿漉漉地,怔怔看着她,像是在听,又不像在听。

微凉而柔软的面颊,淡幽的气息,还有她轻柔的声音。

一切都在,还活着。

没有那些乱铺的鲜血,她没有化作烟云在眼前消散,更没有在最后恍然大悟般朝他流下一行血泪。

现实与泡影的刀刃切割算什么,秦晞此时才觉那一刀正中要害,比什么都痛,世上竟会有这种痛。

她用指尖替他拭泪,唇上悬着他的泪珠,随着嘴唇翕动颤颤巍巍: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要不要说给我听?或者说给小七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他的指尖已经按在她唇上,拭去残留的泪水。

他的心事,谁也不能说。

指尖的触感极细腻,她的唇摸起来远比看上去还要柔软,很早他便想摸一摸了,那时大荒人的唇色仍妩媚,如抹了胭脂。

还有她的眼睛,媚而长,琥珀眼珠,像只目光清澈的小狐狸。

秦晞俯首吻向她的眉毛,一点点向下,最后落在她睫毛上,旋即又一次紧紧抱住她,像是终于救回心尖上的宝贝似的,只是极低微地唤她名字:“蓁蓁,蓁蓁……”

他头一回叫她“蓁蓁”。

令狐蓁蓁轻轻拍着他的后背,低声道:“是梦到我出事了?没事,我跟你讲,我做了个非常好的美梦,我把它给你,你那个噩梦就归我了,我可不怕。”

秦晞将下巴抵在她额头上来回厮磨,时不时撞两下。

真是个傻孩子,梦怎么交换?他已经在噩梦里看到了自己一直逃避的终局,也看到了自己最恐惧的东西——盘神丝被自己夺走的令狐灰飞烟灭。

极致的痛楚折磨下,狂暴的怒意开始汹涌。

区区一眼灵泉,就想支配他的命运?

秦元曦想拿回盘神丝,便一定能拿回,想让令狐蓁蓁活,她怎样都必须留在这世上。

入门时,师尊的话犹在耳畔:酒可以尝,但不可烂醉;情可以谈,却不能疯魔。

他并不想疯魔,所以一直在自欺欺人,踟蹰不前,可如果注定是孽缘,疯魔又如何?

灰飞烟灭,死生不见,他不允许。

令狐蓁蓁犹在说话,语气还是露了一点怯:“我出了什么事?你给我说说,我好有个准备。该不会是我死……”

后面的话被他的唇堵住了。

他不想听她说死这个字。

秦晞觉着自己已经开始疯魔了,近乎放纵地报复自己,这样下去怎么办,他也不想管。

他贴着她嘴唇的轮廓细细亲了片刻,结束时,心底又星起一丝奇异的感觉,微妙的介于满足与不满足之间。

琥珀的眼眸没有回避,静静望着他,里面有雾气萦绕,如丝如烟,对着他。

从来都是只对他一个人。

秦晞与她对望良久,抬手掐住她的面颊,这次重重吻下去。

林间渐渐亮起来,黎明的风拂过令狐蓁蓁脖子上的汗,有些冷,可又发烫,她的手在他胳膊上无措地来回抓,最后终于环住了他的脖子,像是变成一滩水,要淌下去似的。

那一场万物生辉已近在眼前,她虽然紧紧闭着眼,却觉有光闪烁,应和她快要蹦出喉咙的心。

他也一样,她听见了。

后脖子上渐渐出了一层细汗,仿佛要将她这摊水捞起来,他近乎强硬地握着她的后颈,纤细颈项上的绒毛贴着被抹乱的痕迹七倒八歪。

脖子上那截细细的丝带快被玩坏了,摇摇欲坠,或许很快会被他接住。

秦晞微微偏过脑袋,任由她轻轻咬在下巴上,他会加倍咬回来,他从来都是小气的秦元曦。

放纵她的蹭一蹭,甚至要求更多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