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章 拥抱取暖

小罗安康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这声‘回家’,看似平淡,却掷地有声。

深知二者脾气的陶成,此刻脸色惨白,胸中即刻何涌出一股怒气,却不是冲这对面的师姐弟。

陈玄黄握着鱼妖娆的柔荑,将她拽了起来。

见到这一幕,赵元吉顿时生出戾气,怒声道:“放开她的手!”

鱼妖娆像瞅傻子一般瞅着赵元吉,下一刻如小鸟依人般,双手缠住陈玄黄的手臂,吐露一副挑衅的神色。

还未等赵元吉暴怒,信王妃一拍桌子,起身训斥道:“陈玄黄!你说走就走,可把雍王殿下放在眼里?”

陈玄黄对这个女人早就心生不满,直接出言怼了过去,“关你屁事!”

信王妃被这句话气的脸色青白,全身颤抖着,半天未说出一个字来。

“陈玄黄!你好大的胆子!敢对王妃口出狂言!”

也不知谁开了个口,雍王的众多支持者,开始对陈玄黄口诛笔伐,说明日一定要向陛下告他的状!

见其他人开始声讨,赵元吉所幸就不要自己亲自下场,先是得意的看着陈玄黄,随后又将目光投在鱼妖娆身上,露出难以掩饰的占有欲。

陈玄黄分别看向右相和叶修云,气急而笑道:“这就是你们选出的人?”

叶修云把头低下,神情窘迫。

老者则笑吟吟的看向陈玄黄,眼中露出不明的意味。

在第一波讨伐声渐渐消退时,赵貉缓缓起身,语气中透露着深深的失望,“陈玄黄,本王看错了你!”

陈玄黄不甘示弱道:“信王,我也看错了你。在惯儿子、妻子这方面,您当真拔得头筹!”

赵貉虎目突睁,怒声喊道:“陶成!将此人拿下!”

“等等!”叶修云大步拦在陈玄黄面前,看向信王,沉声道:“信王,这样对咱们并无半点好处!”

赵貉冷眼看着他,森然道:“难道没有他陈玄黄,大事不成了么?”

叶修云深吸口气,语气渐冷,“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,那下官就得说到说到了,当初帮信王你走出困境,下官可是出了大力!”

赵貉死死盯着他,质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叶修云指着鱼妖娆,朗声道:“鱼妖娆是我亲侄女,就凭这个,信王知道我什么意思了吧!”

赵貉虽然贵为王爷,然如今的实力,却是大不如前,说句不客气的话,以叶修云的身份,丝毫不惧他信王。

赵貉心思一沉,目光移向始终事不关己的右相,语气渐缓,轻声道:“右相,您不出来说句公道话?”

右相饮了口酒,将被子轻轻放在桌上,瞧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自己身上,不由得轻笑一声。

“既然信王发了话,那老夫就说句公道话。”右相在旁人的搀扶下,缓慢起身,在整理了下衣袍皱褶后,缓缓说道:“这事,陈大人做的没错。”

此言一出,殿中一片哗然。

“老夫曾多次谏言雍王,改一改这个毛病。可每次,雍王都在拿话敷衍老夫。老夫本想,雍王高瞻远瞩,就算喜好女色,也不会因此失了大局。可没想到,今日所发生之事,让老夫开始担忧起,雍王能不能成就大事!”

赵貉瞪大了双眼,震惊道:“右相,你!”

右相拱起手,笑眯眯看向众人,“话已至此,老夫身体欠安,先走一步。”

老者迈着四方步,离开了大殿。

短短十几步,在众人心中,却犹如数年之久。

陈玄黄很诧异右相会说出这番话来,暗自庆幸的同时,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和这老者聊一聊。

待右相走后,叶修云携子叶言飞,离开王府。

右相一系的两位主心骨相继离开,就仿佛是树倒猢狲散一般,不断有官员告辞离去。

而陈玄黄和鱼妖娆,早就在叶家父子之后悄然离开。

曹宁瞅着身旁的潘才,大笑道:“我那里有一坛从醉生楼拿来的好酒,咱俩一起享用喽?”

潘才开怀大笑,“走!”

二人起身,联袂而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